您的位置:首页 > 产业 > 扶持政策

“人才输出大省”的尴尬:如何招来“女婿”留住“儿子”

时间:2019-02-18 来源:中国青年报

念好“人才经”成山东两会关注焦点

如何招来“女婿”留住“儿子”

春节假期刚过,对山东未来发展的关注从网络热议延伸至山东两会的现场,其中,对人才现状的焦虑和渴求成为代表委员们的热议话题。

“人才输出大省”的尴尬

“目前,山东确实存在人才有所流失的现象。”山东省人大代表、世博动漫董事长王振华在接受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专访时直言。

3年前,王振华意外发现,公司难以从全国招来高端创意人才。山东的人才环境究竟出了什么问题?症结何在?如何解决?经3年调研与思考酝酿,今年王振华提交《关于把人才作为强省建设最大动能,积极引进和培育人才的建议》。

这份建议开篇,王振华便以数字举例:2018年8月,国家杰出青年资助项目公布,此次我国共有200位申请人入选建议资助名单。据《建议资助申请人籍贯和工作单位所在省份统计表》显示,籍贯是山东的最多,达18人,但工作单位在山东的仅有两人;对比邻省江苏,籍贯是江苏的有15人,工作单位在江苏的却有17人。

2月15日,山东省政协委员、中国石油大学(华东)科技处处长戴彩丽在政协小组发言时同样指出:“据统计,山东籍在外省工作院士数量(107人)远大于驻鲁院士数量(48人)。”

山东省本土求职招聘网站齐鲁人才网发布的《2018山东秋季人才流动报告》一定程度上是以上两位代表委员观察的佐证。

这份报告以两万名山东2019届毕业生为调查样本,结果显示,选择留在山东的人数仅占17.7%,不足两成;江苏省已成第一流向地区,其占比高达19.1%;选择浙江省的占比为18.3%;选择北上广的占比分别为10.8%、7.8%和8.7%。该报告称,“山东省已成为‘人才输出’大省。”

人才为何纷纷从山东出走?王振华将其原因归结为几点:从就业环境看,相对北上广、珠三角、长三角等城市,山东省内的高端岗位就业机会少、工资水平低、单位内部人际关系复杂;从城市规划布局看,作为人口大省,却没有一线核心城市,由此缺乏聚集高端人才的竞争力;从教育环境看,山东考生的高考压力容易让人望而却步;从地理位置看,山东处在京津冀和长三角两个经济中心之间,两个中心对山东人才的虹吸效应非常明显。

此外,从产业结构看,山东经济发展长期依赖能源、化工、机械等重工业,金融、互联网和高新技术产业相对江浙和广东严重不足。

人尽其才障碍在哪里

一方面是人才流失,另一方面在人才引进和培育工作中仍存在不少问题,王振华将其总结为:重评轻用、重引进轻培育、人才选评聘制度僵化、重引进轻使用。

“人才选评时大张旗鼓,搞个隆重的颁奖仪式,媒体报道铺天盖地。评选完后,在人才使用和效能发挥时却没有后劲,甚至偃旗息鼓,支持不到位,跟踪考核缺位,没有做到人尽其才、才尽其用。”王振华认为,目前山东很多人才政策并没有形成闭环,这仍须政府部门进一步转变工作方式。

而真正的人才被引来之后,受诸多因素影响,一些人才的价值潜能却无法发挥出来。

在一次调研活动中,一位计算机博士的抱怨令王振华心头一震。“山东人要面子,当初把我引进来就是为了好听好看。作为计算机博士,我在企业的主要工作竟然是装系统和维修电脑,这些工作从科技市场随便找个技术人员就能干。”没过多久,这位博士选择离开了山东。

无独有偶,在政协小组发言时,山东省政协委员、歌尔股份有限公司总裁姜龙也举了类似例子。2015年,该公司从苹果公司“挖”来一名高管,3年后,这名高管却遗憾离开。姜龙反思,这与企业国际化程度不高不无关系,而提高企业国际化程度需要政府部门统筹各方资源。“这是个大课题。”他顿了顿说。

而人才的本土培育工作似乎也“一言难尽”。近两年,山东某大学先后流失12名博士。“想着抢人才,引进人才,却忽视对本土人才的培育。我们得做到既能招得来‘女婿’也能留得住‘儿子’。”王振华形象地打比方。

人才选评聘制度僵化的问题同样不容忽视。“受‘官本位’思想、公有制和非公有制、利益平衡等诸多因素影响,人才选评聘过程中出现了不科学、不规范的现象。有的全国优秀专家,在省里、市里甚至是县区里连个优都评不上,导致人才与需求错层错位。”王振华说。

拥有65名博士、2000多名硕士、上万名工程研发人员,姜龙坦言,自己所在公司仍时时感觉人才匮乏,如何留住这些高层次人才并非易事,相较之下,目前的人才激励机制显然不够灵活。他举例,目前泰山产业领军人才奖的门槛固化,将一些高层次人才挡在门外。他希望现有的人才激励政策能够多元化。

 1/2    1 2 下一页 尾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