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> 企业 > 上市公司

警营阖家欢 军嫂的新年告白:他在哪里,家在哪里

时间:2019-02-17 来源:中国青年网 责编:张华

4.jpg

警营阖家欢,党婷(右五)和范冰冰(左三)带着孩子来警营和丈夫团圆。中国青年网记者 刘尚君摄

团圆。

同为军嫂,党婷和范冰冰的夙愿终于在2019年的春节实现了。她们第一次带着孩子来到北京,与同在武警北京市总队执勤第二支队的丈夫张新武、张浩畅一起过春节。除夕夜,两对家庭与战士们一起包饺子、看春晚,辞旧迎新。

对于军人家庭来说,这样的机会实在太难得了。尤其在这一刻,孩子与父亲的亲子时光显得尤为珍贵。

“每天期盼的日子就是探亲,感觉他在哪里,家就在哪里。”年前腊月,士官张新武的妻子党婷带着2岁的儿子坐了整整两天的火车从老家甘肃来到北京。那几日,一段解放军战士返乡休假,孩子却因“认不出父亲”频繁闪躲的视频在网络走红,党婷看完瞬间湿了眼眶,“太真实了,我们的故事不一样,但经历一样。”

刚来北京,党婷就和儿子一起“中招”流感。一家三口出游的计划只能搁置,夫妻俩带着孩子跑了两趟医院,其余时间全部在床前照顾孩子。但党婷依然是满足的,采访这天,她化了淡妆,擦了玫红色的口红,长长的头发披在肩上,那些冷暖自知的军嫂生活被她笑着讲了出来。她谈的最多的,是相隔千里的父子同心。

张新武每半年才能回一次家。党婷对丈夫的工作表示理解,她竭尽所能弥补家庭关系中父亲的缺位与父爱的缺失。

她说,不知从什么时候起,孩子突然喜欢与男同志亲近,家里的舅舅、爷爷、姥爷,甚至是有些陌生人。每次党婷带孩子去单位,男同事一伸手,孩子就会立刻跟过去要抱抱,“同事们都开玩笑,你家孩子从小缺父爱,让我给他点父爱。”

这些生活中琐碎的细枝末节,党婷很少和外人说起,但每一个情节都在她的心里留下或深或浅的印记。

“我带孩子去同事家玩,同事家的孩子喊爸爸,我家孩子突然就愣住了,他又不知道他(自己的)爸爸在哪里,就和其他小朋友说‘我不知道(爸爸),我有妈妈’。”

血脉相通,随着年龄的增长,孩子对“父亲”有了更加具体的感应意识。

家中床头摆放着仅有的一张张新武的军装照,党婷从没刻意让孩子指认过。偶然一次,孩子指着视频中穿绿军装的叔叔,告诉她:“妈妈,这是爸爸。”党婷一下呆住了,“孩子太小,我没怎么跟他提过他爸的工作。”看着孩子两眼放光的模样,党婷心里又酸又笑,她告诉孩子,“这不是你爸爸,这是爸爸的战友。爸爸在北京当兵呢。”

结婚前,张新武很严肃地问了党婷一个问题,“做军嫂会很难,你要做好准备,确定要嫁给我吗?”党婷始终认为嫁给爱情的婚姻不需要迟疑,所以,她很确定地回应张新武,“那么多人做军嫂,她们可以,我也可以!”

同样的问题,对范冰冰夫妇而言,相识九年,结婚六年,最长情的告白莫过于三个字“我等你”。

还在上学时,范冰冰等着与张畅浩见面。结婚后,她等着张浩畅探亲回家。现在有了两个娃,她最盼望的是孩子放假能来北京与丈夫相聚,让父子三人多一些相处时光。

范冰冰的二宝出生后的几个月被诊断为新生儿缺氧。在去年近一年的治疗期内,张浩畅想弥补对妻儿的亏欠,把所有的假期都用来陪孩子在医院做治疗。二宝在夫妻俩的精心呵护下逐渐康复,7个月大的时候,他咿咿呀呀地喊出了人生中的第一词,“爸爸!”

孩子,永远是这对小夫妻的软肋与盔甲。大宝生病做腰穿检查,张畅浩这个当兵12年的硬汉掩面而泣,如果可以,他甘愿替孩子挡去所有的磨难与困苦。初为人母,范冰冰埋怨自己不能照顾好孩子,又总是给丈夫的工作添麻烦。

范冰冰和张畅浩都出生于军人家庭。妻子对丈夫最温柔的守候是,“你妈妈等了你爸爸12年,我也会一直等着你。”丈夫对妻子最真诚的誓言是,“如果哪天我复原回家,不管我干什么职业挣多少钱,我就和你们在一起,只要能和你们在一起。”

(中国青年网记者 刘尚君)